張大千是位臨摹大師
少時的張大千,有一次在對街裱畫店里看到清朝畫家張大風的一幅人物,寤寐難忘,一連跑了十幾趟,將張大風的人物臨摹下來。因為酷愛張大風,還將畫室命名為“大風堂”。

他臨摹得最多的還是石濤。他對石濤有深學精研,仿其筆法,幾能亂真。他有不少仿石濤畫流傳于世,極難分辨。盡管張大千的筆力不如石濤厚重,線條也較光滑,但是,就連當時與他過從甚密的畫家朋友也莫辨真偽,曾衍生出許多笑談佳話。石濤的膺品流傳于世是較多的,但出自張大千手中的贗品已成珍品,或者說是超越真品的珍品。

 

張大千盡管以寫石濤著稱,事實上又不止于石濤一家,還泛涉眾家。漸江、石谿、八大、梅清、“四王”以外的各個畫派,他無所不能,盡入彀中,也無不可以亂真,并加以融會貫通。這些畫派的畫風,在他畫作中都能見到,因而他的畫品是集眾長于一手,納百川而成海。

 

在日寇鐵蹄踐踏華夏大地之時,他致力于重整“文化山河”的工作。他去敦煌石窟面壁三年,潛心揣摩,臨摹佳構,超越宋、元、明、清而上接北魏、隋、唐,遂鑄成自己的藝術個性。當他臨摹了大量壁畫之后,他自己的人物畫風,完全地舍去了原有的格調,變得更加光彩奪目。

 

張大千的藝術造詣,是擁抱生活,苦心借鑒,循環不斷地使之升騰變化,滋養著自己的藝術思想和胸襟、靈感和創作,從而產生了他獨特而新穎的風格。故徐悲鴻推他為“五百年來第一人”。張大千晚年,學養彌深,畫風蒼渾淵穆,馳譽國際藝壇。他與現代藝術的魔術師畢加索締交,互表欽慕,人稱“東張西畢”。

 

邁克爾·喬丹參加每一場球賽,都要提前兩個半小時入場訓練,訓練精神、心理、身體、技術。兩個半小時后才漸入佳境,有如入定,隨心所欲,得心應手。所以有論者道:邁克爾·喬丹是世界體育史上最偉大的訓練(練習)運動員。張大千一輩子都在訓練,都在臨摹。在臨摹中超越前人,在臨摹中發展藝術,在臨摹中自成一格。從這個意義上講,張大千似乎是世界美術史上最偉大的訓練畫家——曠世的臨摹大師。

?
河南快3跨度走势图百度